注目焦點

因應台灣《醫療糾紛處理法》新法趨勢,促進醫療溝通調解,加強訴訟外糾紛處理機制,為提升醫院醫療品質與 醫療法律倫理繼續教育,籌辦【2014台灣醫療糾紛關懷與調解研討會】暨【醫糾管理師與調解員訓練工作坊】。研討會開放全國報名,座位限200名。工作坊限30人。詳情請[按這裡]下載說明文件。

酒駕不對,但保險公司無法證明駕駛人之死亡與酒駕間存有因果關係,即應理賠⋯

酒駕不對,但保險公司無法證明駕駛人之死亡與酒駕間存有因果關係,即應理賠⋯

被保險人雖酒後駕車自撞國道護欄,然其下車橫越車道至路肩跌落水溝窒息,並非酒駕因素繼續作用之當然結果。保險人又未能證明其死亡符合保險契約之除外不保條款。法院乃認定是意外死亡,應予理賠。參最高法院107台上1098民事裁定。

本件是金石法律代理請求給付保險金之新近案例,謹供參考分享。107.6.28

年改法案違憲之看法

法律不溯及既往,並非立法原則而是法律適用原則,因而立法機關得基於憲法第23條:「增進公共利益」之考量,制定溯及既往的法律。
人民如認該法律有違憲疑義,得於「確定終局裁判」後或得「裁判憲法訴願」時(前者係以裁判所適用的法令違憲;後者係以裁判的理由違憲),聲請大法官釋憲,要求大法官審查該溯及既往的法律,是否確有增進公共利益之正當目的存在,即使有公益之考量但有無違反憲法第23條之「所必要」即比例原則,而有限制過度之虞?並參諸大法官釋字第465、525號解釋,溯及既往之法律須設「有合理的補救措施或訂定過渡期間之條款,並減輕損害」,否則即有違憲疑義之意旨。
因而,溯及既往之法律須(1)有公益上之正當目的(2)符合比例原則(3)有合理的過渡條款或補救措施。否則,該溯及既往法律即有違憲之重大疑義。年金改革之法案其違憲之主要爭議,在於溯及既往侵害軍公教之退休金(工資之延後給付),並未設有合理的過渡條款或補救措施(如健保保費的大幅減輕及重大疾病自負額的減少),而不在於溯及既往本身。

公立學校教師遭學校記過或申誡之懲處,終於得行政訴訟了

「105年3月18日司法院釋字第736號解釋公布後,公立學校教師遭學校記過或申誡之懲處,教師循申訴程序救濟經決定駁回後,仍得提起行政訴訟。」以上,是司法周刊第1893期(107.3.23)頭版的報導。亦即公立學校教師遭學校記過或申誡之懲處,終於得行政訴訟了。金石法律之前代理聲請的大法官釋字第736號解釋,提供行政法院作為改變見解的依據。107.3.28

干預處分,禁止類推適用或擴張解釋

干預處分,禁止類推適用或擴張解釋
-這是憲法第23條所揭示之法律保留原則、罪刑法定主義應有的基本法律常識,但是在諸多刑事判決中,卻難得有一件這麼具有參考價值的判決。願與好友分享之。

「現行通訊監察之立法體例係採特別法方式,即於刑事訴訟法外另制定通保法以為規範,現行刑事訴訟法之強制處分等權利干預規定,本即不包含通訊監察相關規定,且干預處分之授權基礎不得類推適用或擴張解釋,自不得以刑事訴訟法之搜索、扣押規定作為通訊監察之法律規範基礎,是以凡屬通訊監察之強制偵查範疇,即應依通保法之規定為之,不得再引用刑事訴訟法之搜索、扣押等強制處分規定,以為權利干預之基礎。」(台中高分院105上易1402刑事判決要旨,選刊於司法院公報,2018.1,頁313以下)

醫療常規,是不確定法律概念

醫療常規,是不確定法律概念
林石猛律師107.1.7

醫療常規雖然可以說是醫療慣例,但其本質係屬經驗性不確定法律概念,法院於個案之適用上仍得予以全面審查,尚不能以之作為認定醫䕶人員有無違反注意義務或醫療疏失的制式唯一標準。

最高法院106台上1048民事裁判要旨106.8.2):

「醫療事業旨在救治人類疾病,維護人民健康,醫療水準隨時代進步、科技發達、生技發明、醫術改良及創新而提升,故醫學乃與時俱進,不斷發展中之科學,而鑑於醫療行為本質上所具有之專業性、風險性、不可預測性及有限性,醫護人員於實施醫療行為時是否已盡善良管理人或依醫療法規規定或醫療契約約定或基於該醫療事件之特性所應具備之注意義務,應就醫療個案、病人病情、就診時之身體狀況、醫院層級、設備、能力、醫護人員有無定期按規定施以必要之在職訓練及當日配置人力、病患多寡,醫護人員有無充裕時間問診照護與其他情形,綜合而為研判,尚不能僅以制式之醫療常規(醫療慣行或慣例)作為認定醫護人員有無違反注意義務之唯一標準。」
(選刊於司法院公報,106.12)

揭發不正取供以保障民權,是律師的天職⋯

揭發不正取供以保障民權,是律師的天職⋯
林石猛律師107.1.8

檢察官及警調人員偵訊犯罪嫌疑人時,不斷向犯罪嫌疑人許諾非其裁量權限內之利益事項,會構成不正取供,而屬刑事訴訟法上禁止利誘之範疇。

刑事審判實務上,選任辯護人要求自費拷貝檢警調之偵訊光碟,再就其中涉有違法偵訊疑義部分,聲請法官當庭勘驗記明筆錄,總是協助法院抑制嚇阻違法偵查的巧門。

最高法院106台上2370刑事裁判要旨(106.9.28)

賀!金石法律第十件大法官釋憲案(755號)出爐

金石法律第十件大法官釋憲案(755號)出爐。為受刑人之人權保障樹立新的里程碑。
「釋字第755號解釋攻破特別權力關係最後堡壘,承認受刑人憲法上權利受侵害時,也享有向法院請求救濟之權利」(引自司法院院長許宗力107.1.11「第73屆司法節司法院院長致全體國民的公開信」)

本所第9號釋憲案出爐

本所第9號釋憲案出爐
本所代理當事人,針對確定判決所適用之最高行政法院100年度5月份第2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有關進口人填具進口報單時,需分別填載進口稅、貨物稅及營業稅相關事項,向海關遞交,始完成進口稅、貨物稅及營業稅之申報,如未據實申報,致逃漏進口稅、貨物稅及營業稅,應併合處罰之決議,主張該決議牴觸法治國一行為不二罰之原則,向司法院大法官聲請解釋憲法。本件業經大法官受理並於今日(106.10.20)作成釋字第 754 號解釋。
本號解釋,雖未宣告最高行政法院決議違憲,而無法為當事人爭取到最後的救濟機會,而留有遺憾。但是該號解釋,已是金石法律所貢獻之第九件解釋,應該還是值得為自己的釋憲努力鼓勵一下。

台灣的萬年稅單,是法治國之恥

稅務訴訟實務上,只有在行政法院以課稅處分已逾核課期間,而認原告之訴為有理由時,才將原核定及復查決定均一併撤銷,如金石法律所代理的高雄高等行政法院100訴更(一)9號、105訴326號判決。一旦確定,方使稅局沒有機會重為復查決定,而不得再玩坊間所稱之萬年稅單或殭屍稅單的把戲,不知有何法律依據或什麼高深的理由?

中國在2015.5.1施行之修正行政訴訟法第79條,都已以避免發生台灣萬年稅單之不合理現象為借鏡,而明定:「復議機關與作出原行政行為的行政機關為共同被告的案件,人民法院應當對復議決定及原行政行為一併作出裁判」,而不採咱們的稅務爭訟上的「復查主義」了。

為何咱們的行政法院還要容任稅局,當人民辛苦打贏了官司,只是假赢(輸了就真輸!),稅局得一再重為復查決定,賤踏行政法院的威信,侵害人民的人性尊嚴與財産權呢?106.9.1林石猛律師fb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