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目焦點

喜訊!本所代理有六百年歷史的大陸北京便宜坊烤鴨集團,辦理投資入股台灣便宜坊烤鴨股份有限公司案,歷經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及高雄市政府之層層審核後終獲通過。這是北京便宜坊與台灣聞名的河邊海鮮集團,攜手合作的海外第一家分店,已於2015年10月18日在高雄香蕉碼頭盛大開幕,已為兩岸餐飲界之合作開創新的里程碑!恭賀便宜坊烤鴨生意興隆!

無能的政府與貽笑國際的首都市長選舉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19 條第1項明文規定:
選舉人應於規定之投票時間內到投票所投票;逾時不得進入投票所。但已於規定時間內到達投票所尚未投票者,仍可投票。

上開條文中所謂的「投票所」以往似乎都是指投票的空間。此次,中選會以行政命令及時放寬投票所的範圍,兼及下午四時前趕赴投票所外之人龍隊伍者,均得入特定的投票空間內完成投票,以防衝突的發生,致遲至晚間七時之後,台北市還有人在投票。如此的選舉,有無明顯重大瑕疵,致生選舉無效之爭議?

試想在單一時區下,部分的投票所已在下午四時過後即著手開票,竟然同一時間還有人可參考其他投票所已開票的情形,決定自己投票的意向,這是多麼荒謬的選舉!一切的錯就是中選會選務規劃的誤判與違法行徑所致。

中選會之行政命令不可逾越法律的明文規定,否則即有違憲法第23條之法律保留原則,行政命令如的確涉有違憲疑慮,又有明顯重大瑕疵事由存在的選舉結果,其效力如何?

截至隔日凌晨二時三十分許,才完成開票,以些微差距領先的現任市長柯文哲會面臨選舉無效之訴的考驗,是可以預期的,畢竟他也是選舉時的現任市長。

於后,請中選會、台北市選委會的主委先下台謝罪吧!林石猛律師 fb 107.11.25 am 02:45

軍改䆁憲大法官受理了

司法院許院長於釋憲七十周年發表的論文指出:「因為政治部門仍然可能遺漏某些少數觀點及利益,卻是憲法特別要求應加以考量、保障者。此時若面對政治部門,憲法法院一概採取順從、消極的態度,反而可能背離了保障少數者權利的憲法職責。」大哉斯言。

軍公教在職,是國家的中間穩定力量,相對於勞工固屬少數。但一旦在野,可是亡秦暴政的三戶。

欣聞大法官未忘初衷,願意開啓保障退役軍士官少數權益的契機,克盡憲法法院職責。退休公教的釋憲案,在野黨立委諸公是否可考慮在此次九合一地方選舉後也聲請䆁憲,且看大法官如何發揮定紛止爭的能耐。---林石猛律師107.11.20 fb

軍改釋憲受理了!大法官12月4日開說明會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3490934

願永為戰鬥的法律人 --- 大法官釋憲七十週年有感

錯過的憾我未及參加,
未來的盼我參與更多!

大法官釋憲70週年,迄今共作出767號解釋。個人有幸在執業律師14年以來,參與了10件釋憲案,其中釋字第610、619、730及755號解釋,大法官作了違憲的宣告。目前,尙有消防人員勤休法令違憲等多件聲請案仍在大法官會議候審中。

釋憲聲請,大多是來自人民在行政法院屢敗屢戰之後,再請求大法官給個最後說法。其間漫長等待的辛酸擔憂只有當事人才能深刻地體會。律師也是社會事件的醫師,盼能在釋憲程序當中扮演拯救生命、減少痛苦的角色。

欣逢釋憲70週年,自己也將是耳順之年,在以正直快樂的法律人自許之餘,願永為戰鬥的法律人,繼續為法治國家的建設奉獻所學,並期待迎接裁判憲法訴願時代的來臨,以在野法曹監督司法公權力合法的行使,落實憲法保障民權的意旨。107.9.17fb

違建與政府賴皮拒不給付雨災補助金之救濟

建管機關的違建補辦手續通知單,只是確認特定房屋為程序違建並命補照,不得作為強制拆除的執行名義;而違建拆除通知單,既已命自行拆除,否則逕為強制執行之意思,即具有下命處分之性質,而得據以強制執行(參最高行政法院107.7.10決議)。

然而,在行政爭訟實務上,當人民接到建管機關之補辦通知單,如就確認違建之通知單存有爭議時,即應提起訴願救濟。否則,一旦確定,嗣再接到拆除通知,要救濟恐怕為時已晩。

建管機關的前後兩次通知,性質上均係行政處分。前者,是確認處分,不具有執行力;後者,才是具有強制拆除執行力的下命處分。

此外,參最高行政法院98判147判決的見解,機關核發授予人民利益(如823水災補助金)的行政處分後,拒不履行,依現行法制並不具執行力,因而人民須以該授益處分為請求權基礎,毋庸踐行訴願程序,即得逕依行政訴訟法第8條第1項之規定,提一般給付訴訟,請求給付補助金等,俟取得確定判決才有執行名義,據以聲請對機關強制執行。107.8.27fb

殭屍稅單,是法治國之恥!

今天接到最高行政法院107判422號廢棄原判發回更審的判決,這是太極門洪道子博士不服稅局第五次復查決定的爭訟判決,系爭爭議標的是80、82至84等年度綜所稅事件,已是20幾年前的稅單了。

人生有幾個二十幾年呢?人民還要繼續忍受輸了是真輸,贏了是假赢,稅局可以一而再並無次數限制地重為復查決定,人民不服復查決定須再為訴願、行政訴訟,爭取只是一件沒有溫度的假赢判決,惟一旦輸了就要面臨拘提、管收或限制出入境之官方「擄人勒贖」,即稅務爭訟上所謂的「復查主義」嗎?

敢問行政法院,如此這般,您們還是為人民而存在,用以對抗行政高權最後手段的司法嗎?107.8.7fb

願遲到的正義,仍可告慰亡者並稍稍令親屬釋懷⋯

高榮屏東分院的䕶士,在100.12.8不依仿單指示須以稀䆁方式經靜脈點滴注射萬古黴素,反而於數分鐘內以蝴蝶針作靜脈注射完畢,未久即致病患昏迷幾經急救無效往生。家屬歷經多年的訴訟,終於經由金石法律的代理協助,在107.7.4,高雄高分院105醫上3號判決,廢棄屏東地院一審敗訴判決,而獲得全勝之遲來正義。107.7.10林石猛律師fb

刑事確定裁判之主文得作為檢察官之執行名義?

當事人尚未收受刑事確定判決前,不可以拒收檢察官執行刑罰的傳票?
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五十六條前段規定:「裁判除關於保安處分者外,於確定後執行之。」;第四百五十八條前段第一句規定:「指揮執行,應以指揮書附具裁判書。」
依法論法,檢察官執行刑罰時,是應檢具確定刑事裁判書才合法,也就是說刑事確定裁判才是檢察官強制實施刑罰之執行名義。不知是根據什麼法律的規定,使「判決主文」也可以當作執行名義?
最高法院送達定讞裁判前,未檢附裁判書的檢察官執行傳票,受刑人真的非接不可?一旦拒收即可命拘提到案予以執行刑罰?判決主文可以啓動防逃機制,即等同得作為執行名義?107.7.9林石猛律師fb

頁面